2016年2月,济南就发生189133.net了一起法轮功与诈骗犯上演的闹剧。法轮功把骚扰电弧打给了644188.com诈骗

是进入山西的首家外资银行

2016-10-28 09:04

吕梁的富人超过你的想像,都是这两年因煤炭起家的。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

与营业大厅门庭冷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家券商所代销的信托产品却异常火爆。尽管单只产品的申购门槛最高可达300万元,但经大户们的口口相传,很多信托产品常常在几个小时就售罄。

一进私人银行部,高山流水的人造景观便映入眼帘,四周陈列的尽是古董和名画,茶几是红木的、檀木的或花梨木的,茶杯是水晶杯的来自山西平遥的一位煤老板向记者描绘了他初进私人银行的见闻。

吕梁,这座地处山西中西部、吕梁山脉深处的秀美城市,也因土地贫瘠和交通不便,而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地区。

来自山西的一项官方数据显示,仅从煤炭行业释放出的民间资本就有6000亿元左右,而德意志银行一份报告则大胆预测可能超万亿。

据这位客户经理介绍,他当初进入证券公司时,原以为山西人不缺钱,在投资方面也会大手大脚,但进来后才渐渐知道,山西人投资理念相当保守,现在银行理财产品基本上已经深入人心了,但当地人对股市还是有些敬畏。

与面向金字塔尖山西富豪私人银行相比,券商、银行理财等金融机构则更能覆盖更多的财富人群。位于太原市府西街69号的山西国贸中心附近,则是不少全国性金融机构驻晋总部的聚集地。

保守估算,这笔资金也将达到4000亿~5000亿元人民币。谈及整合后煤老板们的补偿,北京新晋商协会会长李建国对记者表示,如今煤老板们已难寻以往煤炭行业的高收益,这笔巨额财富何去何从值得外界关注。

营业部总经理肖波浩对记者抱怨称,太原本地的券商竞争已经非常饱和了,好开发的已经开发了,不好开发的还在那里,归根结底是因为股市缺乏赚钱效应,现在有钱人大多对股市敬而远之。他说。

然而,让上述财富掘金客略感困惑的是,山西富人的理财观念仍十分保守,现金及存款仍是其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式。更令人忧心的是,近年晋商资本外流的倾向有所加剧,其流向仿若夜幕下的行军,尽管体量庞大,但却难觅踪迹。

事实上,吕梁只是山西依靠煤炭迅速致富的一个缩影。在过去多年中,山西煤炭业的民间资本一直超过国有资本,而在上一轮煤炭价格飙升行情中,山西的煤老板们,源源不断地将暗藏在地层深处的黑金变现为滚滚财富。

无独有偶,当地另一位券商经纪人也对记者表述了同样苦衷很多券商和你的想法一样,认为煤老板的资金是在山西开展业务的富矿。来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在国贸中心附近,记者刚走进当地一家证券营业部,一位衣着笔挺的客户经理便走向前来,推荐其自制的荐股产品。而当记者表明来意后,他立即流露另一番表情,你都看到了,市场低迷,今年生意很难做!。

以山西某本地券商为例,其去年的经纪业务佣金平均水平还维持在1.0至1.2%之间,而随着更多外地券商的挤入,现在的平均佣金率已经跌至0.8%附近。

其实各家私人银行的业务大同小异,而山西富豪就那么多人,其中还有不少富豪出于隐私的考虑,舍近求远到北京、上海等地开户去了。上述平遥煤老板对记者抱怨称,山西财富管理市场远非想像中遍地黄金。

2009年12月23日,中国民生银行太原分行私人银行亮相太原,目标锁定1000万元以上的大客户,这也是该行继北京、上海、南京、福州之后,设立的第五家私人银行部,可见山西市场在该行的战略意义。

据汇丰银行太原分行行长邝万成介绍,太原分行个人金融服务以卓越理财为主。客户在卓越理财账户月内日均总额在50万元或以上,即可免费享受一对一的专属服务和系列增值服务。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山西财富管理市场犹如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已进入的财富管理机构在苦寻市场机会,更多尚未进入的财富管理机构仍在伺机进入,试图分享山西财富管理的盛筵。

山西富豪群体数量有多少?有何特征?在山西新晋作家老五《煤老板自述三十年》一书中这样描述:第一代煤老板以前多是当地的破落户,后来被逼上梁山才搞煤矿,尽管成了百亿老板,但骨子里仍觉得自己是个农民。

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上世纪50年代末由郭兰英演唱的《人说山西好风光》至今仍在山西传唱。

在嗅察到山西巨量民间财富机会后,各家私人银行部门已开始加速布局山西市场,目标均对准山西富人群体。据了解,在晋私人银行相互效仿开设类似上述的私人会所,专属vip客户可通过地下停车场的专属电梯直达会所。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山西财富管理市场犹如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已进入的财富管理机构在苦寻市场机会,更多尚未进入的财富管理机构仍在伺机进入,试图分享山西财富管理的盛筵。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当地探明巨大煤炭储量后,吕梁,这座此前甚少为外界关注的偏僻小城,迅速崛起为财政收入仅次太原的山西次富城市,而在同一条煤炭带上,还有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等新晋富裕城市崛起。

成立于2010年年初的汇丰银行太原分行及卓越理财中心,是进入山西的首家外资银行,正位于国贸中心一层东侧的显要位置。相比私人银行最低800万元起的门槛,该行将理财客户定位为50万元。

而根据胡润百富统计,截至2010年底,山西有亿万富翁1250人,排名全国第十位;而千万富翁有14000人,排名全国第13位。据其描述,这一群体多出自资源领域,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约1万人可成为私人银行潜在客户。

在煤炭整合后时代,遭遇转型之惑的晋商资本,如何劝导其重回山西?面对山西民间财富的投资困惑,当地财富管理行业如何打破这一坚果市场?正成为当地金融机构乃至政府部门所面临的棘手考验。

来自山西的一项官方数据显示,仅从煤炭行业释放出的民间资本就有6000亿元左右,而德意志银行一份报告则大胆预测可能超万亿。

坐拥全国储量近三分之一煤炭资源的山西,其蕴藏的民间财富能量也同样惊人。受此诱惑,私人银行、外资银行、券商、信托等各类金融机构纷纷闻风而至,试图分享山西民间财富管理的盛筵。

全国各省中,山西的经济总量不很靠前,但是山西特别是太原,是中部地区富人集聚区。谈及开设私人银行的原因,民生银行太原分行行长欧阳勇坦言,山西经济正在进行结构性调整,富裕阶层的财富管理方式也会发生深刻变化。

今年5月,山西对外宣布历时两年的煤炭整合宣告结束,至此,昔日数万家煤炭企业已整合至130家,70%煤炭已实现规模化和国有控股,而在这一过程中,昔日的煤老板也获得价值不菲的现金补偿。

不过,近期前来开户的人并不少,但他们开户很多并非为了炒股,而是借助券商平台购买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说服客户的过程同样费劲周转,原因是即便是同一种理财产品,客户宁愿相信银行,也不愿意相信券商。

相比位于国贸中心的众多金融机构,位于太原市并州北路143号的国泰君安太原营业部并不起眼,但却是进入山西较早的几家老牌券商之一。

11月一个普通的交易日时间,记者来到位于吕梁市滨河南路的大同证券营业部,这是一家开业仅两年的营业部,相比河对岸另一家券商营业部陈旧的设备,这里启用了大屏幕的电脑显示屏,尽管修葺一新,但前来交易的客户却屈指可数。

紧随其后,光大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多家银行相继在山西设立私人银行,均将潜在客户锁定在仅万余人的山西富人群体,在其看来,山西富豪缺少股权投资、私募基金等现代金融知识,而这恰是其发力的空白点。

与西部普遍面临金融资源匮乏的窘况不同,近年山西金融资源的配置似乎有些拥挤四家私人银行比肩而立、证券营业部遍布大街小巷,各类民间融资公司更是遍地燎原。